分类 华宇娱乐 下的文章

  扫雷兵走的是阴阳道,过的是鬼门关,拔的是虎口牙,用的是绣花针,英雄杜富国面对死神威胁——

  “你退后,让我来!”(新时代强军战歌)

  扫雷英雄杜富国面对危险,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把危险留给自己,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手榴弹爆炸的弹片,守护了战友的平安。近日,记者走进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听战友们讲述他那惊魂动魄的故事

杜富国(左)和战友一起设置扫雷爆破筒。杨 萌摄杜富国(左)和战友一起设置扫雷爆破筒。杨 萌摄

  “你退后,让我来!”

  这已成为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四队作业组长、中士杜富国面对死神威胁时的一句“口头禅”。

  时隔1个多月,杜富国的这句话依然在战士艾岩耳边回响。面对记者,艾岩的眼眶红了,哽咽着说:“是他救了我的命呀!”

  云南省麻栗坡县老山西侧坝子雷场,山高坡陡,灌木丛生,本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却处处游荡着死亡的幽灵。10月11日,杜富国在扫雷行动中发现一枚加重手榴弹,他立即让同组战友艾岩退后,独自上前查明情况。突然,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杜富国下意识地向艾岩方向一侧身,挡住了爆炸后的冲击波和弹片。艾岩得救了,自己却失去了双手、双眼。

  在医院里,战友们轮流陪护,杜富国从未喊过一声疼。一天,当战友帅超离开医院时,杜富国却提出一个请求:下次打饭时,多给我点肉和蔬菜,我要多吃点,吃好点,争取早日康复,早日穿上那套扫雷防护服。

  11月20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在杜富国的病房内,举行了一场庄严的仪式:扫雷大队领导宣读了南部战区陆军为扫雷英雄杜富国记一等功的通令。

  生与死的抉择,他选择了战友安全

  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介绍:杜富国1991年11月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市一个小山村,2010年12月入伍,2016年11月入党。3年来,阳光帅气的他1000余次蹚过雷场,拆除2400余枚爆炸物,处置各类险情20多起,先后获得嘉奖两次,被表彰为“优秀士兵”“优秀士官”各一次,荣立一等功一次。

  边境雷患牵动着中央领导的心。2015年6月,云南扫雷部队成立,400余名官兵经过4个月的集中骨干集训和临战训练后,正式开始排雷作业。经过3年艰苦奋战,共扫除雷区57.6平方公里,人工搜排出地雷和各种爆炸物19.82万枚(发)。

  数字背后,是扫雷兵与死神较量的硕果,更是向习主席和人民交出的满意答卷。

  云南边境雷场,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区,作业区最高坡度达到80度,即使世界上最先进的扫雷设备也派不上用场,只能人工用探雷器扫、用手排。

  在这样险象环生的雷场,谁多排一颗雷,就多承受一分危险。在马嘿雷场,战士唐世杰探到10多枚引信朝下、高度危险的火箭弹。杜富国就让战友退到安全地域观察,独自上前处理。整整一上午,当10多枚火箭弹被安全排除时,他穿的防护服已被汗水浸透。

  在八里河东山某雷场,班长刘贵涛探到1枚罕见而危险的抛撒雷。没等刘贵涛命令杜富国撤下时,他就抢先道:“班长,我来吧。”

  “他就是这样,不管与上级还是下级同组作业,都‘强词夺理’争着上。”杜富国负伤后,刘贵涛回忆起这些细节,抹着泪说:“他其实是不想让别人冒险,这早已成了他的习惯。”

  练就金刚钻,誓言与死亡叫板

  战友们都知道,杜富国的微信名叫“雷神”,QQ昵称叫“征服死亡地带”。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出色的扫雷骨干,竟然是半路出家。

  探雷器是扫雷兵的“手中枪”,“学会5分钟,学精要5年”。为了早日奔赴扫雷场,与死亡幽灵较量,杜富国将各种金属物埋了排、排了埋,把训练场的土地翻了个遍。他还和战友“背靠背”对抗,请别人随意埋设铁钉、硬币、弹片,通过斜放、深埋、混合、缠绕增加难度,以此训练“听声辨物”本领。经年累月,他熟练掌握了10多种地雷的排除法,将探雷器练成了“第三只手”。

  老山地区,地雷、炮弹等爆炸物种类繁多、交织混埋、辨识难度大。“扫雷兵脚一滑,甚至一块石头滚过,都可能引爆地雷。”扫雷大队政委周文春说,官兵们在这样的雷场作业,“每天走的是阴阳道,过的是鬼门关,拔的是虎口牙,使的是绣花针”。

  杜富国的老班长许猛,保存着一张杜富国手捧地雷的照片。这是在马嘿雷场,杜富国排除的一枚59式反坦克地雷,足有脸盆大小,这也是扫雷四队排除的第一枚反坦克地雷。

  排雷,得像考古挖掘一样小心翼翼。考古失误或能弥补,排雷失误尸骨无存。许猛回忆,杜富国排除这枚地雷时,只见他用毛刷、排雷铲轻轻清理浮土,当发现这个大块头顶端竟是凹陷时,顿时认定这是一颗精心布设的地雷!

  扫雷兵排雷,就是和埋雷人斗智斗勇。地雷顶端凹陷,显然是埋雷人对地雷进行了力学预压,达到引爆临界点。这样,原本200公斤以上重量才能压爆的反坦克地雷,步兵一碰就炸,威力巨大。

  现场静得能听到呼吸,杜富国小心翼翼地清除浮土,解除引信……当他捧出地雷的那一刻,战友们悬着的心才放下。

  生命置之度外,人民永在心中

  11月19日清晨,记者来到扫雷四队任务区老山西侧大坝雷场,正巧遇到54岁的麻栗坡县猛硐乡乡民盘金良。提起地雷,盘金良既恨又怕。他说,1993年和2016年,他在草果地做农活时两次触雷。没想到,这次扫雷战士却血洒雷场。“他是为了我们负的伤啊!”老人抬起长满老茧的手不停地抹眼泪。

  2015年,杜富国申请到边境扫雷,父母一直很担心。三年多来,杜富国从不和家里多讲扫雷的事。杜富国负伤后,他的父亲杜俊来到儿子作业雷场,当他听了乡亲们含泪的讲述,这位老党员愈加明白了儿子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又为何不愿退伍。

  杜富国负了重伤,猛硐乡乡长盘院华几度哽咽:猛硐的山林地适合种植茶叶、草果,但全乡2万亩茶园,有8000亩在雷区,群众不敢进去耕种,只能撂荒。部队进驻当地扫雷后,已将2/3以上的雷区土地安全地移交给村民耕种,目前已产生经济效益。“我们与全国人民一道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有希望了。”

  11月18日傍晚,由南部战区陆军与麻栗坡县县委、县政府共同举办的“让我来——勇扫雷障为人民”主题文艺晚会在县礼堂隆重举行。麻栗坡驻地官兵赶来了,当地群众赶来了,能容纳近千人的礼堂座无虚席。杜富国的父母、妻子应邀出席。

  每当舞台背景上出现儿子的身影,杜俊都会含着泪拿起手机拍个不停,也许他是想让曾经健全的儿子定格在心中。

  杜富国妻子王静说:“我们结婚一年多,两地分居,离多聚少,他说我是他的‘小公主’,以后我就是他的眼。”此时,舞台背景上闪现出一个镜头——在医院陪护丈夫时,她拉着杜富国的胳膊,一只手从他袖口里伸了进去,当她摸到那光秃秃的胳膊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

  扫雷兵李洋面对记者镜头,立即转过了身。他说:“别拍我呀,我都没敢告诉父母在这里扫雷呢,如果在媒体上妈妈看到我,她会哭的。”

  杜富国是扫雷兵的骄傲,也是扫雷兵的代表。这群与死神较量的90后扫雷兵,始终把遗憾、愧疚和思念压在心底,把人民的利益装在心中。

  本报记者 苏银成

  11月23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联邦政府22日提出新法案,具有双重国籍的极端分子将被剥夺澳大利亚公民身份,并可能被驱逐出境。

  澳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宣布,被定罪为恐怖分子的澳大利亚人如果拥有双重国籍,将会自动被剥夺澳大利亚公民身份。莫里森表示,希望在圣诞节之前通过这项改革,这意味着工党和联邦独立议员只有2周时间来考虑该法案。

资料图: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资料图: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据报道,目前,澳大利亚内政部长都顿(Peter Dutton)只能剥夺因恐怖罪行被判6年以上的犯罪者的公民身份。但莫里森称,联邦政府认为,现行的法律已不能与时俱进。

  与此同时,对在海外从事恐怖组织活动后返回澳大利亚的公民,联邦政府还将推出一种新的“临时禁入令”制度,除非澳政府明确下达特殊命令,否则他们返回澳大利亚将构成犯罪。当他们返回澳大利亚后,禁入令将允许政府对其进行实时控制,包括有义务定期向警方报告、遵守宵禁要求、不得使用某些技术等。

  据报道,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监视的400多名恐怖分子中,大多数人有双重国籍,但只有6名被剥夺了澳大利亚公民身份。

  澳大利亚自由党议员苏卡尔(Michael Sukkar)表示,联邦政府应该扩大驱逐出境的范围,受安全情报机构监视以及反复与已知恐怖分子有联系的人,应该被一并驱逐。

  北京11月17日电(记者 应妮)他只有大专学历,靠自学成为汉语言学家;他创建了新中国第一个汉语语言学系;他是全球华语语法研究课题的首席专家。他就是83岁的中国著名语言学家邢福义。

  日前由商务印书馆推出的《寄父家书》收录了邢福义从1955年至1991年间寄给父亲的两百多封书信。父亲邢诒河珍藏着儿子的书信,并按时间顺序装订成册。在此基础上,邢福义及其家人整理成书。这些书信不仅记录了邢福义的人生经历,还勾勒了他从20岁的翩翩学子到著名语言学家的成长之路,呈现了那个特定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雨人生和家国情怀。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表示,这些学术大家的学术成果固然是对中国的学术和思想文化建设有重大的贡献,但他们的人生经历以及所体现出来的精神更应成为我们文化积淀的财富。“像我小时候也是,从上高中、上初中开始在外面求学,期间也是这样一个礼拜写一封信,天天盼信的生活。《寄父家书》当中体现的家国情怀、家风家教所有这些东西,这自不必说。我更看重的是家庭父子两代跨越长时间的书信往来,它记录的是老百姓的生活史、社会生活史,从这个层面反映出来的是中国社会史。”

  邢福义在前言中写:“因为几十年来,我几乎天天都在紧张的赶路,追求在专业上的进展,总之一句话,如果我这样一生有这样和那样的压力,那么赶路便是主流压力,我给父亲的信主要诉说便是在这一主流压力之下我所思、所写和所为。”

  在1957年11月18号的家书中他跟父亲这样说:“前进!只有前进才是人生最大的快乐,儿将努力的在十年八年内把自己提高到接近专家的水平。”

  邢福义的首届学生、北京语言大学原党委书记李宇明直言,中国老一代知识分子是有家国情怀的,他们的家国情怀主要表现在持家、教学和科研三个方面,《寄父家书》在这三方面体现的非常深刻,我觉得这就是一代学人的坚守。他回忆,老师用脑过度,造成严重的精神衰弱,常常失眠,服用安眠药,“我们几位师兄弟都深有体会,都给他从医院拿过安眠药。他患过的病是一长串,有肺结核、肠胃炎、支气管炎、慢性咽炎、肥大性脊椎炎、高胆固醇等等,在紧张的人生中,他顶住高压,耐得住寂寞。‘抬头是山,路在脚下’是我们入校时,先生写给我们的,受益终身。”

  华中师范大学副校长黄永林教授说,这本书虽然是读者与父亲的家书,但字里行间流露出了邢先生对国家的热爱、对学术的执着、对长辈的孝敬、对师友的感激,赤子之心、感恩之情,满满的正能量。(完)

  客户端北京11月21日电(冷昊阳)近日,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的典型案例陆续曝光。在此轮“回头看”中,不少地区被曝出虚假整改、敷衍整改,甚至“一刀切”、伪造红头文件等不作为、滥作为的问题,受到社会关注。

山西太原,夜晚的康乐街片区浓烟滚滚。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一刀切”

  “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今年以来,生态环境部曾多次强调,坚决杜绝“一刀切”。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下发的《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也提出,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但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督察组还是遇到了此类情况。

  在太原市迎泽区,督察组发现,该区在推动清洁能源替代过程中,在不具备集中供热、“煤改气”的条件下,通过设置“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禁止燃煤进入社区。

  然而,禁煤并不禁污。督察人员看到,在晚上7、8点时,已有不少人家烧起了炉子。由于燃烧的是各种废旧木料板材,许多人家烟囱都冒出了滚滚浓烟,如同一条条黑龙冲向空中。

群众收集的废旧木家具、地板等劈柴。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对于这些黑烟污染,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的检查人员从来不管。一位居民对督察人员说:“他们三番五次告诉我们不能烧煤,只要煤不拉进来,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一位大婶指着墙角堆着的废旧家具、三合板对督察人员说:“不烧这些还能咋办呢?又不让烧煤,也用不起电,没别的办法。”

  “禁煤本意是要禁止污染,结果却导致污染更为严重,如此行为实在荒唐。”生态环境部评价称,这是一起典型的、打着大气污染治理旗号却影响民生的“一刀切”行为。

  “这种拟采取禁止燃煤、倒逼居民用电取暖的做法,没有考虑居民实际情况,没有考虑供暖经济成本,工作简单粗暴,导致大量群众难以温暖过冬。”生态环境部称。

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顶风作案 文件造假

  两份红头文件竟使用同一个文件号

  为了应对检查,甚至造假红头文件,推进违法项目建设的情况,也在此次“回头看”中,被督察组点名。

  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39.6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

  随后,辽宁省上报整改落实情况称,绥中县已暂停规划执行,违规围填海项目已按要求停止建设。然而,今年7月,生态环境部现场抽查发现,违规的项目非但没有停工,甚至商业街项目已经基本建成,酒店会议中心建设项目1至8号楼主体也已封顶。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在实际整改工作中,绥中县政府不仅不落实整改要求,反而暗中推进违法围填海项目建设。该地主任办公会议甚至议定“由新区住建局等部门共同负责为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办理相关施工手续”,且“对该项目未批先建事宜不予处罚”等事项。

真假两份绥政发[2017]49号文件。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不但暗中推进违规项目,当地甚至临时编造假文件以应对检查。督察组发现,一个绥政发〔2017〕49文号,却匹配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件。经核实,《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是偷梁换柱的假文件。

  “葫芦岛市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在违法围填海问题整改中,阳奉阴违,一面编造假文件,上报省市政府谎称违法项目已停止建设;一面顶风作案,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违法项目建设,问题严重,性质恶劣。”督察组称。

山东淮坊,当地人员正在围滩河上撒药治污。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表面整改 敷衍整改

  耗资4700万元“撒药治污”,基本未见成效

  在黑臭水体的整治方面,敷衍整改的情况仍然常见。记者发现,在目前已公布的案例中,多起都涉及此类问题。

  例如,督察组在山东发现,潍坊市及滨海开发区为快速完成整改任务,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开展控源截污工作,而是委托相关企业,采取对围滩河拦河筑坝分为几段、然后分别投加药剂并曝气沉淀的措施进行治污。

  该治污工程工期不足4个月,在短期水质得到改善的情况下,当地即对工程予以验收通过。

  但在验收通过后仅1个月,围滩河水质又开始恶化,无法稳定达标。至11月“回头看”下沉期间,督察组现场对沿线13个点位进行采样监测,水质均为劣V类,其中氨氮浓度最高达到44.2mg/L,超标21倍。

  “近一年来,耗资4700余万元的河道治污工程基本未见成效,表面整改问题突出。”督察组评价。

陕西西安,皂河河道上临时挖开的“引水洞”。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类似的问题也在西安上演。督察组发现,该市长安区在未完成皂河上游截污工程的情况下,于2016至2017年间通过给1.21公里黑臭河道加盖的方式掩饰问题,把“看不见”作为整改措施,存在假装整改的问题。

  发现问题后,当地的整改工作也同样滞后。此次“回头看”发现,皂河城区管网工程仍未建成,仅在皂河河道临时挖开一个直径近2米的“引水洞”,以输送污水至附近的市政管网,工程建设极为敷衍。(完)

  11月15日电,据外媒报道,日本今年气候反常,当地时间15日,北海道终于迎来2018年冬季初雪,最北端稚内市初雪比2017年延迟26天,创下1990年来最迟初雪纪录。

资料图:2017年12月日本北海道地区经历强降雪。资料图:2014年12月日本北海道地区遭遇强降雪。

  据日本气象网站“天气新闻”(WNI)的勘测,稚内、旭川、网走等地15日都终于降下2018年冬季的初雪。

  其中,稚内初雪比往年平均延迟了23天;旭川比往年平均延迟了22天 ,创下史上第二迟初雪纪录;网走也比往年平均迟了14天,比起去年更是迟了27天。

  此前,日本札幌管区气象台解释,入秋以来北海道一带高空西风偏弱,使冷空气较难南下,故当地迟迟未能降雪。札幌国际滑雪场将于16日开始营业,然而由于初雪迟迟未到,山上至今仍未有积雪。滑雪场职员称,不少自驾旅客均取消行程。

  日本气象厅表示,由于今年冬天太平洋可能发生厄尔尼诺现象,预计冬季整体会维持偏暖。